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恐怖故事

头来投去

来源:经典故事网   浏览量:12   发布日期:2019-08-21

头来投去

投去亡魂

安东请我们寝室里的几个人去他家吃饭。他搬出学校好久了,走的时候还和室友们发生了摩擦,这次请客为了什么?

来之前他叫我早点去,于是我提前半个小时到了。安东的家是一室一厅。客厅里有一张桌子 ,上面摆着一个电磁炉,还有三双碗筷。我喊了几声也没听到安东的回声,于是直接去了卧室,刚一开门,就看到一个人背对着我跪在床上,背影很像安东。

安.安东我试着问了一句,不知怎么的,这个背影让我感到不寒而栗。对面的人听到声音只是转了一下,侧过头就不再动了。我试着问了一句,只见那颗头竟然自己转了过来,完全陌生的一颗头颅。鬼头上满脸是血,对我诡笑一下,然后张嘴吐出了长舌头,我吓得退了几步,安东的家里怎么有鬼?我刚想跑,只见那个鬼头四分五裂,就像一把刀割碎了一样,瞬间撒落在地。我终于无法忍受的吐出来,下一秒,那没了脑袋的脖子里散发出一股墨绿色的气体,吸入之后,很快我便失去了意识....

醒来之后,我闻到了一股香气,于是悄悄把门打开一条缝,看到我的两个室友-阿海和高立正把盘子里的肉下火锅吃。那些鲜红的肉,分明就是从那人头上掉下来的。

看到门外两人吃的很香,我恶心的要吐出来了。当阿海问起我的时候,安东随便说了个谎话骗过去了。

我躲在卧室里,看到墙上贴着很诡异的?:最上面盘腿坐着一个鬼,这个鬼脖子上长着两个脑袋,一个脑袋上面写着恶字,一个脑袋上面写着善字。下面是两个凶神恶煞的小鬼,一个正在低头查着账本,一个手里拿着各种惩罚器具,在对着两个头的鬼大叫。

我看着画有点失神,就连安东进来我都没有发觉。

一切都是因为这张画。安东走上前,愤怒的把画撕碎了,然后他对我说:那天晚上我从学校回来,在路上施舍了一个乞丐,没想到我走过去才发现,他竟然长着两个脑袋,他一直在低头看着一张画叹息,就是我刚才撕碎的那张画。那时候,他的两个脑袋上还分别写着善和恶字

当安东得知这是鬼时,他就要离开。不曾想,这鬼竟提出了一个问题,让安东猜他是善还是恶。安东一边说,一边悔恨当初不应该突发善心。

你说的一定是善吧?我问道。

安东点了点头,只是没想到他回答后,人家说答案是错的。随后写着善字的那颗头颅从脖子上掉下来,并且强行让安东带回家,提出了用他的脑程小烦写真图集袋做火锅的想法。

说到这里,门外忽然传来恍当两声,我急忙开门去,只见阿海和高立都倒在了桌下,口吐白沫,身体不停地痉挛着。

这是怎么回事?我回头质问道。

安东也一阵惊慌失措样子。

助长

我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两个人送回寝室。回来之前安东跟我说,人死后投胎的时候需要阴差审核,而在审核期间就长出两个脑袋,然后根据阴德来断定留下哪个脑袋。那个鬼很显然是没有通过审核,留下了恶的脑袋,所以只好下地狱。但凡事都有例外,只要让阳人吃掉这个恶的脑袋,就会在阳人身上重新长出一颗头。这个头重新移植到自己的身上,占为己有,那么依然可以顺利投胎。

我看像两个室友说,说:你们两个身上各自会长出什么头,就看你们的运气了。

江雨恩

随后我就上床钻进了被窝,拿起手机,却发现了一条短信,是另一个室友陈亮发来的。他说昨天下午看见阿海和佳慧在约会。

一看这话,我顿时气得坐了起来。佳慧是我的女朋友,阿海怎么可以这么做?我气愤的看向此时昏睡的阿海。就在我要过去的时候,寝室的门突然开了。

我急忙重新躺在床上,偷偷睁开一只眼睛,竟看到一个无头鬼走了进来。这分明就是那个背影鬼,他虽然脑袋被吃掉了,可许文婷却把自己的五官移到肚皮上。他看着床上的两个人,诡异到:长得太慢了,我可等不起。说着,便走过去拉起阿海和高立的脑袋各三下,两个人的脑袋顶上瞬间起了一个小包。

紧接着,此鬼转过了身,我急忙闭上眼睛,随即就感到一阵凉气在身上游走

安东那小子说的果然不错,这个人的身体这么好,长出的脑袋肯定会是善的等以后实在不行就用他的吧!

我听得满身冷汗,随后一只冰凉的手伸进了我的被窝,我下的坐了起来。

别怕,是我。高立急忙捂住我的嘴,然后看阿海没醒,松了口气。

其实我早就醒了,之前你和安东的对话我听到了。

我想了想,把手机上的短信给他看,

高立接着说:看来咱俩要互相帮助了,我恨安东、你狠阿海,只有咱俩联手才能对付他们,还有那个鬼。如果不这样做的话,那个鬼早晚也会找你开刀。

我们很快达成共识,高立说现在他已经吃掉了鬼的头颅,要迅速离开学校,去外面招应对的办法,让我先留在这里注意阿海的动向。第二天一早我醒来,忽然发现阿海已经不在寝室了,同时我接到了陈亮的电话,说安东死在他的家中,而此时的高立依然还没回来。分清主次,我急忙往安东家跑。到了那里,陈亮正愁眉苦脸地站在卧室外面,卧室里血气冲天,安东的尸体就躺在血泊当中,而头颅已经不见了。

友情链接